欢迎您光临江苏省常熟中学图书馆网站!
站内搜索:
浏览信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浏览信息
读汪曾祺《人间草木》
【字体: 】   【时间:2017-6-27】  【编辑:tsg】  【关 闭】  【打 印

读汪曾祺《人间草木》

高二(1 钱柯蓝

 

扉页上说“他是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我觉着这个说法不贴切,我想汪老是决计不喜欢政治的,而他又是向往士大夫的雅趣生活,可他却不仅仅是向往那些“雅”,他写花鸟鱼虫,饮食风景,这些自不必说,可就连放羊赶车喷农药,都写得让人想去试一试,因而倒不如说他是一个平民生活家,一个有趣,有情的老头儿。

 

他写那香港人遛鸟,在狭窄的人行道上,总觉着不合时宜,因为香港人一直匆忙,步子里带着风,这种温吞的生活习惯与快节奏的都市太不相符了。而徐州人遛鸟,是滑稽,担着高大三四尺的鸟笼,在旧黄河岸慢步溜,失了小笼的精致。只有那北京人遛鸟才是正宗的,要溜要压要会,条条道道讲究得紧。

 

我想大抵是因为北京的古,那些对生活的考究才渐渐从往事中浮出来,然后被有心人仔细收着,融进自己的小日子中,可这“考究”非一般,不是香港的“考究”,要新,要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也不是内地的“考究”,要气派,要压台面,而就是去种一院子的栀子花,去闻它痛痛快快的香,是就着一碟猪头肉,酌土瓷杯里的半杯酒,看院子里的大木香花。

 

所以说汪老的文章是不一样,他朴素悠长的,对生活的那种温和的喜欢,具象到了每个微小的单位。而你去读香港人写的文章,譬如李碧华,会感到一种后怕,太生猛了,什么《红袍蝎子糖》,还有《牡丹蜘蛛面》,看起来都像是毒药,《蟹壳黄的痣》听起来婉约些,开篇第一句“人肉是瘦的好吃”。且她写食,落脚点多在爱情,一支笔辛辣得要死。而汪老写爱情,只一句“在我给她化妆的时候,在我长久地凝视她的脸的时候,她很乖。”

 

也许是时代不同,人体验生活的角度也不同,在“港闻”风靡的年代,和八旗子弟遗风尚存的年代,写文章的人看到的不同,风格自然也就不同。

 

他被打成右派发往西山种树,那段生活很苦,他却管那叫做“日子很折皱”,蜿蜒的像迷宫,有梗阻之感,可好像弯过几个折也就过去了,“熬”与“苦”尽藏在里头。

 

“一早,就上山,带两个干馒头,一块大腌萝卜……嚼半个烧蝈蝈,就馒头,香啊”,明明是一无所有了,可他却仍能在酸苦中掘出些浪漫,“人不管走到哪一步,总的找点乐子,想一点办法,老是愁眉苦脸的,干吗呢!”这样的对待生活的态度,着实让人艳羡。

 

“那叫大味至淡。”纪录片里如是说。

 

晨起,一勺薄粥,一块腌豆腐,去劳作至饷午,一碗素面,躲着太阳,在荫荫处读一本书,至暮,赶牛羊回来,乘余辉归家。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本站所有资源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违者必究。
© Copyright 2017-2022 Www.jsscszx.Com/tsg All Right Reaserved. 江苏省常熟中学 拥有所有版权
地址:江苏省常熟中学图书馆  电话:0512-52739053   联系人:周志强  技术支持:QQ:83889995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