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江苏省常熟中学图书馆网站!
站内搜索:
浏览信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浏览信息
老无所依
【字体: 】   【时间:2017-6-27】  【编辑:tsg】  【关 闭】  【打 印

老无所依

江苏省常熟中学  高三(13)班  王成杰

 

    那条老狗大概已经衰老到连奔跑都不能随心所欲了吧。在这冬日寒风瑟瑟之中,他是否依然蜷缩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苟延残喘?或是,已随着他的主人远去了。

遇到那条老狗,纯粹是巧合。

那天风很大。即使身处江南,冬日依然凛冽。枯枝在无力地吱吱作响,做着最后的挣扎。人们用大衣结结实实地裹着自己,瑟缩着身子在路上匆匆行走。活泼、好动的孩子们也早早躲进温暖的家中,不愿出来嬉戏。我游荡野外,无意间见到邻人的出殡活动,从而见到了他。

老狗安静地躺在草垛里,只露出一个头来。他的头本不大,但蓬松的毛再加上些许杂草,黑斑,让他看上去并不显得羸弱,相反很有种让人畏惧的气势。但这却很滑稽的搭配着他安静的神态。耷拉着眼皮的狗总是让人感觉慵懒,尤其是这样一条老狗了。

那个祭奠仪式的主角是他的主人。

老妪无子,只有村上大队指定的两人,算是帮困对象也好,领养也好,逢年过节送些物什,此外,再无人关心她。再加上家中没什么亲戚,住得也偏远,在田间一座摇摇欲坠的瓦房中暂得偷生。我以为这条狗是她问别人要来解除苦闷的,却被人告知他本是野狗,跑来的,老妪可怜他,便留了下来。现在老人不在了,他自然也沦落到无人收拾的地步。实际上老人的离去,对她的两位养子,对她自己都不是什么坏事,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解脱。但对老狗来说,却意味着再也没有得到安慰的住处,也再没有在主人呵护下的饱一顿饥一顿的生活了。

农村人的红白喜事,确是真的喜事。他们在老人简陋的灵堂里静默,上香。出来,便又投入到临时搭建的板房里的宴饮活动了。灵堂里没有哭声,没有哭灵的人,自然也没有吹鼓手在一旁的伴奏,只有一只古旧的收音机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哀乐,以及在烛火映衬下老人惨白的脸。

我猜想着曾经这狗跟加夫里尔小说《白比姆黑耳朵》中的那条狗处在相同的境地,生活孤独,和主人相依为命。然而我也在担心这条老狗是否也像是书中那样因为主人的离去而不安,去寻找,遭受各种各样的折磨,最后被邻人以为是疯狗而折磨致死。但是老狗已经很老了,从他那样黯淡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应该不会也不能有这样的心绪去寻找主人了吧,这草堆无疑已经成为了他最后坚守的地方。他理当庆幸,岁暮天寒,他居然还能有这样一堆叠得人一般高的草堆,来行使他稀稀拉拉的毛所未行使的留住温暖的职责。

在这破败的瓦房边搭起的一间板房,是为各位前来吊唁的人提供的临时处所,当然我们可以想见它的主要作用是为了让人们不用在冬日的屋外大啖各种食物。人来来往往,这些受邀前来的人向老妪告别,却有小孩穿着大红衣裳,为这里平添了点喜庆的味道。

这种事我向来不热心,于是转身离开。但我却被那条老狗吸引了,因为他与里里外外的人们那样地不协调。狗,应该是喜欢人们的宴饮的,那样它们便能获得足够的食物。可他,却只是探出狗头,窝在草堆里一动不动。

 他似乎感受到了我投射过去的冰冷的目光。他缓缓地睁开眼,像一个洞悉世事的智者,用饱经沧桑的眼神向我传递着什么。我看不透,猜不着,不过有种沉重的错觉,仿佛自己是那条老狗,看着乏人问津的瓦房突然之间变得人声鼎沸,心中充满了感触。不过数秒,他又缓缓闭上了双眼。

    毫无生机的瓦房,就如同广阔土地上的所有瓦房一样:泥砌,干草,碎石,墙体斑驳的让人觉得它属于几个世纪之前。没有特点成了它最大的特点。地上的碎瓷片暗示着某些事情的发生。我不知老妪是如何度过漫长的人生晚景的,那屋外的两亩田地,又是如何打理过来的,我甚至想到了她一定也有着如花的青春,灿烂芬芳在这广袤肥沃的江南水乡里。不过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个人了,即使现在,这个人连名字都极少有人知道。

    我百无聊赖地行走,见到的这些,使我的内心更加不安。仰望着深远的天空,我知道我该走的。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老狗仿佛嗅到了空气中弥漫开来的惨淡,以及生命中无人相伴的巨大孤寂感——谁说狗不能感受到呢?再不会有人用长满老茧,肮脏的双手去爱抚同样肮脏的他的头了。很快,也再没有一个栖身之所了——他站起来,舒展开全身松弛的肌肉,张大了嘴巴,露出犬类特有锋利的牙齿,仿佛想把整个世界吞进去一般,之后,他低着头,走到我的脚边,蹭了起来。

或许他能感受到人类最后的温暖?

然而我也只能选择离开,我没有理由为了这样一条狗停留太久。每一个生命,都只是另外生命的过客罢了。它从嘶哑的嗓子中发出低沉,急促,却无力的叫声,在我听来恰似彼时无依孤苦的老妪。我不敢再次回头,对于这样一条风烛残年的老狗,我怕给予他的一丝希望最终也会幻化成无尽的绝望,从而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烙上一个清晰深刻的“悲”字,无论那究竟是否与我有关。

……

    我以后回乡几次,天气也依旧寒冷,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那条老狗了。瓦房很快被推倒,草堆也化为灰烬,而老狗,不知所踪。

    然而,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本站所有资源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违者必究。
© Copyright 2017-2022 Www.jsscszx.Com/tsg All Right Reaserved. 江苏省常熟中学 拥有所有版权
地址:江苏省常熟中学图书馆  电话:0512-52739053   联系人:周志强  技术支持:QQ:83889995 网站管理